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分享美丽·分享快乐·品味人生

感谢上苍我所拥有的…感谢上苍我所没有的…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热爱祖国.热爱生活.兴趣爱好广泛的80后小女子~《宝贝梦:【分享★快乐】圈主......网易亿万顶级博客.......博客好友38000......总访问量13亿...均占网易亿万博客前三名之列》。欢迎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淫君之首-明武宗  

2013-06-26 21:26:52|  分类: 【历史人物】宝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武宗朱厚照(1491年10月26日-1521年4月20日),明朝第十位皇帝(1505年-1521年在位),年号正德。

人物简介
1.1 荒唐少年
明武宗朱厚照(公元1491-1521年),明孝宗朱祐樘长子,孝宗病死后继位。在位16年、病死。终年30岁。葬于康陵(今北京市十三陵)。
明武宗朱厚照,生母为张皇后。两岁被立为皇太子。由于孝宗一生只宠爱张皇后,而张皇后只为孝宗生了两个儿子,次子又早夭,因此武宗自小就被视为掌上明珠,而且少年的武宗非常聪明,老师教他的东西总是能很快学会,按理说他应该成为一个很好的皇帝,但就是因为周围的太监,毁了这个年轻的孩子。
东宫的随侍太监中,有八个太监号称八虎,他们以刘瑾为首,为了巴结日后的新皇帝,每天都进一些奇特的玩具,还经常组织各式各样的演出,各种体育活动,当时的东宫被人们戏称为百戏场,试想年幼的武宗如何能抵御这些东西的诱惑,于是就沉溺于其中,而且终其一生没有自拔,学业和政事当然也就荒废了。
1.2 皇帝生涯
孝宗去世后,十五岁的武宗即位,改明年为正德元年,开始了他的帝王生涯。但这并没有把他从玩乐中拉出来,而是在刘瑾的引导下,玩得越来越离谱。先是在宫中模仿街市的样子建了许多店铺,让太监扮做老板,百姓,武宗则扮做富商,在其中取乐。后来又觉得不过瘾,于是又模仿妓院,让许多宫女扮做粉头,武宗挨家进去听曲、淫乐,后宫搞得乌烟瘴气,可急坏了当朝的大臣们,由于弘治时期政治还算清明,给武宗留下了一套非常刚正廉洁的大臣班子,这些人不顾身家性命,联名上书请求严惩八虎,武宗刚刚即位,还缺乏驾驭群臣的能力,见到如此声势浩大的进谏,有些支持不住,想与群臣妥协,除掉八虎,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老谋深算的刘瑾在皇帝面前声泪俱下地哭诉使武宗心又软了下来,第二天他惩治了首先进谏的大臣,内阁成员谢迁、刘健以告老还乡相威胁,但是被武宗欣然批准,群臣失去了领头人,只好做罢。就这样,一场反对八虎的运动,以八虎的最终胜利而告终。
八虎在战胜了群臣之后,气焰更加嚣张,擅权跋扈。刘瑾又建立了豹房,里面藏有许多乐户、美女供武宗日夜作乐,武宗玩得更加肆无忌惮,刘瑾也靠着武宗的宠幸权倾朝野,但是他忽略了太监内部的争权夺势,最终,大太监刘瑾死于了另一个太监张永之手。刘瑾死後,後宫并没有安定下来,又出了佞臣钱宁、江彬。
公元1514年正月,乾清宫因玩灯而失火,武宗正去豹房,回顾火光冲天,竟然戏笑着说好一栅大焰火。他不满足于在京城玩乐,希望有更广阔的天空,于是他置国政于不顾,带着江彬等人到处寻花问柳,他经常在夜间闯入百姓家逼令女子作陪,遇到中意的,还要带回宫去,使得百姓怨声载道。有个永平知府叫毛思义的,贴出安民告示说今后凡是没有官府文书,谁敢妄称皇上驾到,借故扰害百姓的,一律严惩不贷。这竟触怒了武宗,下令将毛思义逮捕下狱。一次武宗来到一个小店,看上了老板的妹妹凤儿,于是就纳凤儿为妃,并封凤儿的哥哥做官。谁知凤儿福薄,在反京途中就死了,武宗非常悲痛。但不久之后,他又看上了一个乐工(当时的职业演员)刘氏,于是又纳刘氏为妃,而且对刘氏宠爱至极,后宫都将刘氏称为刘娘娘。
有一次,武宗化名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到宣府、大同、延绥去巡查西北部边境。正遇骚扰大明边境多年的小王子率领五六万人来侵。朱厚照兵力不足,但他先用小部分兵力牵制住小王子,再不断从其他地方调来兵力。最后双方展开大战。朱厚照与士兵同吃住,甚至亲自冲上战场,极大地提高了士气,最终小王子撤退。这一战体现出了朱厚照很高的军事水平,在战局极为不利的情况下能有如此快的反应。但是史书上却把这一仗抹黑了。
1.3 荒废朝政
由于朝政的荒废,大量百姓流离失所,一场动乱正在酝酿之中,而这场动乱的发起者不是百姓,而是出自明朝皇室。这个人就是宁王朱宸濠,他妄图效仿永乐帝,趁武宗荒于政事,秘密准备叛乱,并于正德十四年扯旗造反。武宗皇帝并未因此而着急,这正好给了他一个南巡的机会,于是他又打起了威武大将军朱寿的旗号,率兵出征,可谁知行到半路御使王守仁已经平定了叛乱。这个消息丝毫没有降低武宗的兴致,他又一手导演了一幕闹剧,他将朱宸濠重新释放,由自己亲自在将他抓获,然后大摆庆宫宴,庆祝自己平叛的胜利。之后他就逗留江南肆意玩乐,一天,武宗亲自驾着渔船在江上打鱼,玩得兴起,不慎跌入江中,差一点被溺死,左右将他救起,由于当时已经是九月天气,江水寒冷,加之武宗已经被女色掏空了身体,自此开始生病,这一病就再也没有好起来。武宗匆匆回到京城之后仍不收敛,照旧纵情荒淫,身体日益虚亏,虽然太医们尽心治疗,可还是没有挽回武宗的生命,数月之后,武宗病死于豹房,结束了他荒唐的一生。
由于武宗没有子嗣,皇位不得不落于皇室旁系之手,孝宗一脉从此结束。
1.4 年号
正德(1506年—1521年),共16年。
1.5 “潇洒帝”的称呼
朱厚照
明武宗、正德、朱寿、囧上、小照照
最爱:玩、打仗。
特点:喜欢玩得荒唐。
宠妃:刘姬
子:无子
大特点:明朝少有的嫡长子 (继位)(其他的包括朱棣的嫡长子明仁宗朱高炽)
最宠信:八虎 江彬钱宁
最敬重:师父杨廷和
在位中最成功的大臣:王守仁
历史的大荒唐:平息三次叛乱、自封官位,俸禄、自编新名字“朱寿”
明武宗朱厚照(公元1491年10月27日—1521年4月20日),号称明朝276年来最能闹的一位皇帝(《明朝那些事儿》是这么说的)。在清朝时期,如果皇子们读书不认真,就会被师傅训斥一声:
“你想学朱厚照吗?!”
明武宗一生,贪杯、好色、尚武、无赖,所行之事多荒谬不经,为世人所诟病;可他又聪明勇敢,弹指之间应州大败小王子。有人认为他荒淫暴戾、怪诞无耻,是少见的无道昏君,也有人认为他追求个性解放,是明朝历史上极具个性色彩的皇帝。
2 史籍记载
《明史 武宗本纪》
武宗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讳厚照,孝宗长子也。母孝康敬皇后。弘治五年,立为皇太子。性聪颖,好骑射。十八年五月,孝宗崩。千寅,即皇帝位。以明年为正德元年,大赦天下,除弘治十六年
朱厚照
以前逋赋。戊申,小王子犯宣府,总兵官张俊败绩。庚戌,太监苗逵监督军务,保国公朱晖为征虏将军,充总兵官,右都御史史琳提督军务,御之。秋八月甲寅,尊皇太后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丙子,召朱晖等还。九月甲午,南京地震。丁酉,振陕西饥。冬十月丙辰,小王子犯甘肃。庚午,葬敬皇帝于泰陵。十一月甲申,御文华殿日讲。是年,占城、安南入贡。正德元年春正月乙酉,享太庙。己丑,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壬子,御经筵。乙丑,耕耤田。三月甲申,释奠于先师孔子。夏五月丙申,减苏、杭织造岁币。六月辛酉,禁吏民奢靡。免陕西被灾税粮。是日,大风雨坏郊坛兽瓦。庚午,谕群臣修省。秋八月乙卯,复遣内官南京织造。戊午,立皇后夏氏。冬十月丁巳,户部尚书韩文帅廷臣请诛乱政内臣马永成等八人,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主之。戊午,韩文等再请,不听。以刘瑾掌司礼监,丘聚、谷大用提督东、西厂,张永督十二团营兼神机营,魏彬督三千营,各据要地。刘健、李东阳、谢迁乞去,健、迁是日致仕。己未,东阳复乞去,不允。壬戌,吏部尚书焦芳兼文渊阁大学士,吏部侍郎王鏊兼翰林学士,入阁预机务。戊辰,停日讲。十一月甲辰,罢韩文。十二月丁巳,命锦衣卫官点阅给事中。癸酉,除曲阜孔氏田赋。是年,哈密、乌斯藏入贡。
二年春正月乙亥朔,日有食之。乙酉,大祀天地于南郊。闰月庚戌,杖给事中艾洪、吕翀、刘蒨及南京给事中戴铣、御史薄彦徽等二十一人于阙下。二月戊戌,杖御史王良臣于午门,御史王时中荷校于都察院。三月辛未,以大学士刘健、谢迁,尚书韩文、杨守随、张敷华、林瀚五十三人党比,宣戒群臣。是月,敕各镇守太监预刑名政事。夏五月戊午,度僧道四万人。己巳,复宁王宸濠护卫。六月甲戌,孝宗神主祔太庙。戊寅,罢修边垣,输其费于京师。秋八月丙戌,作豹房。冬十月甲申,逮各边巡抚都御史及管粮郎中下狱。丙戌,南京户部尚书杨廷和为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十二月壬辰,开浙江、福建、四川银矿。是年,琉球入贡。
三年春正月丁未,大祀天地于南郊。辛亥,大计外吏,中旨罢翰林学士吴俨、御史杨南金。二月己巳,令京官告假违限及病满一年者皆致仕。三月乙卯,赐吕柟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乙亥,军民纳银,得授都指挥佥事以下官。六月壬辰,得匿名文书于御道,跪群臣奉天门外诘之。下三百余人于锦衣卫狱,寻释之。秋七月壬子,命天下选乐工送京师。八月辛巳,立内厂,刘瑾领之。庚寅,下韩文锦衣卫狱,罚输米千石于大同。是月,山东盗起。九月癸卯,削致仕尚书雍泰、马文升、许进、刘大夏籍。辛酉,逮刘大夏下狱,戍肃州。癸亥,振南京饥。冬十月辛未,南京工部侍郎毕亨振湖广、河南饥。十一月乙未,振凤阳诸府饥。是年,安南、哈密、撒马儿罕、乌斯藏入贡。四年春正月丙午,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丙戌,削刘健、谢迁籍。三月甲辰,振浙江饥。己酉,吏部侍郎张彩请不时考察京官,从之。夏四月乙亥,王鏊致仕。六月戊子,吏部尚书刘宇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秋八月辛酉,遣使核各边屯田。是月,义州军变。闰九月,小王子犯延绥,围总兵官吴江于陇州城。冬十一月甲子,犯花马池,总制尚书才宽战死。十二月庚戌,夺刘健、谢迁等六百七十五人诰敕。是年,两广、江西、湖广、陕西、四川并盗起。琉球、安南、哈密、土鲁番、撒马儿罕入贡。
五年春正月丁卯,大祀天地于南郊。庚辰,籍故尚书秦纮家。二月癸巳,兵部尚书曹元为吏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三月辛未,祷雨,释狱囚,免正德三年逋赋。乙酉,江西贼炽,右都御史王哲巡视南、赣,刑部尚书洪钟总制川、陕、河南、郧阳军务兼振恤湖广。夏四月庚寅,安化王寘鐇反,杀巡抚都御史安惟学、总兵官姜汉。丙午,起右都御史杨一清总制宁夏、延绥、甘、凉军务,泾阳伯神英充总兵官,讨寘鐇。辛亥,诏赦天下。太监张永总督宁夏军务。是日,游击将军仇钺袭执寘鐇,宁夏平。五月癸未,焦芳致仕。六月庚子,帝自号大庆法王,所司铸印以进。丙午,刘宇罢。秋七月壬申,洪钟讨沔阳贼,平之。八月甲午,刘瑾以谋反下狱。诏自正德二年后所更政令悉如旧。戊戌,治刘瑾党,吏部尚书张彩下狱。己亥,曹元罢。丁未,革宁王护卫。戊申,刘瑾伏诛。己酉,释谪戍诸臣。九月丙辰,论平寘鐇功,封仇钺咸宁伯。戊午,吏部尚书刘忠、梁储并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己未,以平寘鐇、刘瑾功,封太监张永兄富、弟容皆为伯。癸酉,封义子指挥同知朱德、太监谷大用兄大宽、马永成兄山、魏彬弟英皆为伯。冬十月己亥,戮张彩尸于市。十二月己丑,贼陷江津,佥事吴景死之。是年,日本、占城、哈密、撒马儿罕、土鲁番、乌斯藏入贡。
六年春正月甲子,大祀天地于南郊。癸酉,贼陷营山,杀佥事王源。二月丙申,寘鐇伏诛。己酉,起左都御史陈金总制江西军务讨贼。三月戊辰,赐杨慎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庚午,惠安伯张伟充总兵官,右都御史马中锡提督军务,讨直隶、河南、山东贼。丙子,免被寇州县税粮一年。是月,小王子入河套,犯沿边诸堡。夏四月癸未,刘忠乞省墓归。是月,淮安盗起。六月,山西盗起。秋七月壬申,贼犯文安,京师戒严。癸酉,调宣府、延绥兵入援。八月己卯,兵部侍郎陆完将边军讨贼。四川巡抚都御史林俊擒斩贼首蓝廷瑞、鄢本恕。甲申,贼刘六犯固安。丙戌,召张伟、马中锡还。九月丙寅,再调宣府及辽东兵益陆完军。冬十月癸未,贼陷长山,典史李暹战死。甲申,贼焚粮艘于济宁州。丁酉,甘州副总兵白琮败小王子于柴沟。十一月庚戌,太监谷大用、张忠、伏羌伯毛锐帅京军会陆完讨贼。丙辰,户部侍郎丛兰、王琼振两畿、河南、山东。戊午,京师地震。辛酉,敕修省。乙亥,瘗暴骨。十二月癸巳,礼部尚书费宏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甲午,清河口至柳铺,黄河清三日。辛丑,贼掠苍溪,兵备副使冯杰败死。是年,自畿辅迄江、淮、楚、蜀,盗贼杀官吏,山东尤甚,至破九十余城,道路梗绝。琉球、哈密入贡。
七年春正月甲寅,贼犯霸州,京师戒严。丁巳,陷大城,知县张汝舟、主簿李铨战死。己未,大祀天地于南郊。二月丁丑,副都御史彭泽、咸宁伯仇钺提督军务,太监陆訚监军,讨河南贼。己卯,贼犯莱州,指挥佥事蔡显等力战死。三月辛未,副总兵时源败绩于河南,都督佥事冯祯力战死。夏五月丙午,陆完败贼于莱州,山东贼平。甲寅,左都御史陈金讨平抚州贼。丙寅,贼杀副都御史马炳然于武昌江中。闰月壬辰,仇钺败贼于光山,河南贼平。秋七月癸巳,江西贼杀副使周宪于华林。丁酉,振四川饥。八月癸亥,陆完追歼刘七等贼于狼山。九月乙酉,陈金讨平华林贼。戊子,召洪钟还。都御史彭泽总制四川军务。丙申,赐义子一百二十七人国姓。冬十月,免河南、江西、浙江被灾寇者税粮。十一月壬申,时源为平贼将军,会彭泽讨四川贼。丁亥,留大同、宣府、辽东兵于京营,李东阳谏,不听。十二月丁卯,李东阳致仕。是月,免两畿、山东、山西、陕西被灾寇者税粮。是年,安南、日本、哈密入贡。
八年春正月癸酉,右副都御史俞谏代陈金讨江西贼。壬午,大祀天地于南郊。乙酉,以边将江彬、许泰分领京营,赐国姓。寻设两官厅军,命彬、泰分领之。癸巳,户部侍郎丛兰、佥都御史陈玉巡边。二月丙午,以平贼功,封太监谷大用弟大亮、陆訚侄永皆为伯。三月戊子,置镇国府处宣府官军。甲午,以旱敕群臣修省。夏四月乙丑,彭泽破贼于剑州。五月辛巳,仇钺充总兵官,帅京营兵御敌于大同。六月戊戌,河决黄陵冈。乙卯,俞谏破贼于贵溪。秋八月,免南畿水灾税粮。土鲁番袭据哈密。冬十月丁未,俞谏连破贼于东乡,江西贼平。十二月,南京刑部侍郎邓璋振江西饥。是年,哈密入贡。
九年春正月丁丑,大祀天地于南郊。庚辰,乾清宫灾。二月庚子,帝始微行。丙午,礼部尚书靳贵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癸丑,彭泽、时源讨平四川贼。三月辛巳,赐唐皋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夏四月丁酉,复宁王护卫,予屯田。五月乙丑,费宠致仕。己丑,彭泽总督甘肃军务,经理哈密。六月乙卯,开云南银矿。秋七月乙丑,小王子犯宣府、大同。太监张永提督军务,都督白玉充总兵官,帅京营兵御之。八月辛卯朔,日有食之。辛丑,小王子犯白羊口。乙巳,京师地震。己未,小王子入宁武关,掠忻州、定襄、宁化。九月壬戌,犯宣府、蔚州。庚午,帝狎虎被伤,不视朝,编修王思以谏谪饶平驿丞。冬十月己酉,遣使采木于川、湖。十一月辛酉,废归善王当沍为庶人,自杀。十二月甲寅,建乾清宫,加天下赋一百万。是年,安南、哈密、乌斯藏入贡。十年春正月癸亥,薄暮,享太庙。戊辰,薄暮,祀天地于南郊。三月壬申,杨廷和以忧去。夏闰四月辛酉,吏部尚书杨一清兼武英殿大学士,预机务。戊寅,召彭泽还。秋八月丙寅,小王子犯固原。冬十二月癸丑朔,日有食之。己卯,免南畿旱灾秋粮。是年,琉球、安南、哈密、撒马儿罕入贡。
十一年春正月乙未,大祀天地于南郊。夏四月,振河南饥。五月庚寅,土鲁番以哈密来归。甲辰,录自宫男子三千四百余人充海户。是月,振陕西饥。秋七月乙未,小王子犯蓟州白羊口,太监张忠监督军务,左都督刘晖充总兵官,帅东西官厅军御之。丙午,工部侍郎赵璜、俞琳饬畿内武备。八月丁巳,左都御史彭泽、成国公朱辅帅京营兵防边。庚申,赐宛平县被寇者人米二石。甲子,杨一清致仕。丁丑,礼部尚书蒋冕兼文渊阁大学士,预机务。九月,土鲁番复据哈密,侵肃州,杀游击芮宁。冬十月己酉朔,享太庙,遣使代行礼。十一月甲申,免湖广被灾税粮。是年,琉球、天方入贡。
十二年春正月己丑,大祀天地于南郊。遂猎于南海子,夜中还,御奉天殿受朝贺。三月癸巳,赐舒芬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戊戌,以两淮、浙江、四川、河东盐课充陕西织造。夏四月壬子,靳贵致仕。丙辰,副总兵郑廉败土鲁番于瓜州。五月丙子,礼部尚书毛纪兼东阁大学士,预机务。六月乙巳朔,日有食之。秋八月甲辰,微服如昌平。乙巳,梁储、蒋冕、毛纪追及于沙河,请回跸,不听。己酉,至居庸关,巡关御史张钦闭关拒命,乃还。丙辰,至自昌平。戊午,夜视朝。癸亥,副都御史吴廷举振湖广饥。丙寅,夜微服出德胜门,如居庸关。辛未,出关,幸宣府,命谷大用守关,毋出京朝官。九月辛卯,河决城武。壬辰,如阳和,自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庚子,输帑银一百万两于宣府。冬十月癸卯,驻跸顺圣川。甲辰,小王子犯阳和,掠应州。丁未,亲督诸军御之,战五日。辛亥,寇引去,驻跸大同。十一月丁亥,召杨廷和复入阁。戊子,还至宣府。十二月癸亥,群臣赴行在请还宫,不得出关而还。闰月丁亥,迎春于宣府。是年,琉球、乌斯藏入贡。
十三年春正月辛丑朔,帝在宣府。丙午,至自宣府,命群臣具彩帐、羊酒郊迎,御帐殿受贺。丁未,罢南郊致斋。庚戌,大祀天地于南郊,遂猎于南海子。辛亥,还宫。辛酉,复如宣府。是月,振两畿、山东水灾。给京师流民米,人三斗。瘗死者。二月己卯,太皇太后崩。壬午,至自宣府。三月戊辰,如昌平。夏四月己巳朔,谒六陵,遂幸密云。五月己亥朔,日有食之。驻跸喜峰口。戊申,至自喜峰口。六月庚辰,太皇太后梓宫发京师,帝戎服从。甲申,葬孝贞纯皇后。乙酉,至自昌平。秋七月己亥。录应州功,叙荫升赏者五万余人。丙午,复如宣府。八月乙酉,如大同。九月庚子,次偏头关。癸丑,敕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朱寿亲统六师,肃清边境,特加封镇国公,岁支禄米五千石。吏部如敕奉行。”甲寅,封朱彬为平虏伯,朱泰为安边伯。冬十月戊辰,渡河。己卯,次榆林。十一月庚子,调西官厅及四卫营兵赴宣、大。壬子,次绥德,幸总兵官戴钦第。十二月戊寅,渡河,幸石州。戊子,次太原。是年,琉球、天方、瓦剌入贡。
十四年春正月丙申朔,帝在太原。甲辰,改卜郊。壬子,还宣府。二月壬申,至自宣府。丁丑,大祀天地于南郊,遂猎于南海子。是日,京师地震。己丑,帝自加太师,谕礼部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太师镇国公朱寿将巡两畿、山东,祀神祈福,其具仪以闻。”三月癸丑,以谏巡幸,下兵部郎中黄巩六人于锦衣卫狱,跪修撰舒芬百有七人于午门五日。金吾卫都指挥佥事张英自刃以谏,卫士夺刃,得不死,鞫治,杖杀之。乙卯,下寺正周叙、行人司副余廷瓒、主事林大辂三十三人于锦衣卫狱。戊午,杖舒芬等百有七人于阙下。是日,风霾昼晦。夏四月甲子,免南畿被灾税粮。戊寅,杖黄巩等三十九人于阙下,先后死者十一人。五月己亥,诏山东、山西、陕西、河南、湖广流民归业者,官给廪食、庐舍、牛种,复五年。六月丙子,宁王宸濠反,巡抚江西右副都御史孙燧、南昌兵备副使许逵死之。戊寅,陷南康。己卯,陷九江。秋七月甲辰,帝自将讨宸濠,安边伯朱泰为威武副将军。帅师为先锋。丙午,宸濠犯安庆,都指挥杨锐、知府张文锦御却之。辛亥,提督南赣汀漳军务副都御史王守仁帅兵复南昌。丁巳,守仁败宸濠于樵舍,擒之。八月癸未,车驾发京师。丁亥,次涿州,王守仁捷奏至,秘不发。冬十一月乙巳,渔于清江浦。壬子,冬至,受贺于太监张阳第。十二月辛酉,次扬州。乙酉,渡江。丙戌,至南京。是岁,淮、扬饥,人相食。撒马儿罕入贡。
十五年春正月庚寅朔,帝在南京。癸巳,改卜郊。夏四月己未,振淮、扬诸府饥。六月丁巳。次牛首山,诸军夜惊。秋七月,小王子犯大同、宣府。八月癸未,免江西税粮。闰月癸巳,受江西俘。丁酉,发南京。癸卯,次镇江,幸大学士杨一清第,临故大学士靳贵丧。九月己巳,渔于积水池,舟覆,救免,遂不豫。冬十月庚戌,次通州。十一月庚申,治交通宸濠者罪,执吏部尚书陆完赴行在。十二月己丑,宸濠伏诛。甲午,还京师,告捷于郊庙社稷。丁酉,大祀天地于南郊。初献疾作,不克成礼。是年,琉球、占城、佛郎机、土鲁番入贡。
十六年春正月癸亥,改卜郊。二月己亥,巡抚云南副都御史何孟春讨平弥勒州苗。三月癸丑朔,日有食之。庚申,改西宫厅为威武团营。乙丑,大渐,谕司礼监曰:“朕疾不可为矣。其以朕意达皇太后,天下事重,与阁臣审处之。前事皆由朕误,非汝曹所能预也。”丙寅,崩于豹房,年三十有一。遗诏召兴献王长子嗣位。罢威武团营,遣还各边军,革京城内外皇店,放豹房番僧及教坊司乐人。戊辰,颁遗诏于天下,释系囚,还四方所献妇女,停不急工役,收宣府行宫金宝还内库。庚午,执江彬等下狱。世宗入立。五月己未,上尊谥,庙号武宗,葬康陵。
赞曰:明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毅皇手除逆瑾,躬御边寇,奋然欲以武功自雄。然耽乐嬉游,暱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犹幸用人之柄躬自操持,而秉钧诸臣补苴匡救,是以朝纲紊乱,而不底于危亡。假使承孝宗之遗泽,制节谨度,有中主之操,则国泰而名完,岂至重后人之訾议哉!
3 家庭成员
父母和祖父母
父亲: 明孝宗朱祐樘
母亲: 明孝宗孝康敬皇后,即张皇后;
妹妹:太康公主
祖父 :明宪宗朱见深
嫡祖母 :明宪宗王皇后,名王钟英,即慈圣康寿太皇太后
亲祖母:明宪宗后妃纪氏,即孝穆皇太后
后妃
孝静毅皇后夏氏、
淑惠德妃吴氏、荣淑贤妃沈氏、
妃王氏, 见《胜朝彤史拾遗记·卷四》毛奇龄撰
刘美人,又称刘夫人,太原民刘良之女。
马氏,马昂妹。
王满堂,称王浣衣。
4 多面人生
4.1 喜剧:出生与继位
武宗是孝宗和皇后张氏的嫡长子,像他这样既为嫡子又是长子的情况在封建礼法社会中是天然的皇位继承人。朱厚照的出生不论对于国家社稷还是孝宗、张皇后都意义非凡。孝宗和张皇后的感情非常好 ,一直没有选嫔妃,这在明代皇帝中是绝无仅有的。要知道,朱元璋除马皇后外还有19个妃子。封建社会中,有无皇子关系到皇权的顺利承继和国家的安定 ,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传宗接代。张皇后婚后4年没有生育,当时朝臣上书请求选置嫔妃, 孝宗并不理会。当然,孝宗不选妃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有人认为张皇后是个妒妇,不许孝宗再宠幸其他的女人。几年后,张皇后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朱厚炜,只是不久就夭折了。这样,孝宗就只有武宗这么一个皇子,因此非常宠爱。
史载朱厚照孩提时“粹质比冰玉,神采焕发”,性情仁和宽厚,颇有帝王风范。8岁时,在大臣的请求下,朱厚照正式出阁读书,接受严格的教育。朱厚照年少时以聪明见称,前天讲官所授之书次日他便能掩卷背诵。数月之间,他就将宫廷内繁琐的礼节了然于胸。孝宗几次前来问视学业,他率领宫僚趋走迎送,娴于礼节。孝宗和大臣们都相信,眼前的这位皇太子将来会成为一代贤明之君。
武宗的生日也很特别。他的生年月日时为弘治四年九月廿四日申时,用干支表示是这样的:辛亥年丁酉月戊戌日庚申时。如果按照时、日、月、年的顺序读就与地支中的“申、酉、戌、 亥”的顺序巧合,在命理上称为“贯如连珠”,主大富大贵,据说明太祖朱元璋的生辰与此有相似之处。而且当年张皇后梦白龙入腹而生朱厚照,按照传统的说法,白者乃主西方,为兵象。武宗生而好动,自幼贪玩骑射。孝宗一心想把他培养成为太祖朱元璋一样文武兼备的旷世圣君,所以对武宗骑射游戏颇为纵容,这也养成了武宗日后尚武的习气。孝宗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恐武宗玩物丧志,在病逝前一天,特意把大学士刘健、谢迁、李东阳召至乾清宫暖阁,委以托孤的重任:“东宫聪明,但年尚幼,好逸乐,先生辈常劝之读书,辅为贤主。”
弘治十八年五月,明孝宗去世,十五岁的武宗即位,改明年为正德元年,从此开始了他的帝王生涯。
4.2 闹剧:豹房与宣府
少年天子武宗登临龙廷宝座,凭借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力,自然不用装样子给别人看,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了,贪玩好动的本性不久就暴露了出来。他废除了尚寝官和文书房侍从皇帝的内官,以减少对自己行动的限制。为皇帝而设的经
朱厚照
筵日讲,他更是以各种借口逃脱,根本就没听几次。后来连早朝也不愿上了,为后来世宗、神宗的长期罢朝开了先河。诸位大臣轮番上奏,甚至以请辞相威胁,但小皇帝总摆出一副宽厚仁慈的样子,认真地回答说“知道了”,实际上依旧我行我素,大臣们也无可奈何,到了后来,只要朱厚照不作出什么出格的事,大臣们干脆不再管他,可见少年武宗之顽劣。
武宗就是这样一个皇帝:他想打破加在他身上的某些禁锢,想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办事,即使这违背了历朝祖训、社会习惯,也在所不惜。很难想像,武宗一点也不留恋象征权力和地位的金碧辉煌的紫禁城,而喜欢自己营建的两个小天地——豹房和在宣府的镇国府。对前者 ,他从正德二年(1507)入住一直到正德十五年(1520)驾崩,都住在那里;而对后者,他则亲切地称为“家里”。
武宗不顾朝臣的极力反对而沉湎于玩乐,主要是因为受到了“八虎”的蛊惑。“八虎”是指八个太监,包括刘瑾、张永、马永成、高凤等人,其中以刘瑾为首。刘瑾为人阴险狡猾,想方设法鼓动武宗玩乐,每天进奉鹰犬狐兔,还偷偷带武宗出去逛,哄着武宗高兴,因此很受武宗的宠信,并逐渐掌握了大权,总以各种名义逼迫别人向他进贡,没有钱财礼品的,就会立刻被他逼死,朝廷中无人不恨,无人不怕,却又只好顺从,人称“立地皇帝”。
正德三年(1508),武宗的心思已是禁城的高墙所挡不住了。他不甘宫内枯燥的生活,索性离开了禁城,住进了皇城西北的豹房新宅。豹房并非是武宗的创建,是贵族豢养虎豹等猛兽以供玩乐的地方,朱厚照的豹房新宅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200余间, 耗银24万余两。其实豹房新宅并非养豹之所,又非一般意义上单纯游幸的离宫,实为武宗居住和处理朝政之地,有人就认为是当时的政治中心和军事总部。豹房新宅多构密室,有如迷宫,又建有妓院、校场、佛寺,甚至养了许多动物,武宗曾买来大量猛兽试验,发现豹子最为凶猛,因此多养豹子。武宗每日广招乐妓承应,荒淫无度。正德九年正月十六日,宫中元宵节放烟花,不慎失火,殃及宫中重地乾清宫。乾清宫是内廷三殿之首,象征着皇帝的权力和尊贵的地位。武宗见火起,下令扑救,跑到了豹房回头对左右说:“好一棚大烟火啊。”很多人认为这是朱厚照荒唐的象征,他们却忘记朱厚照却有亲自下令救火。
豹房新宅中除乐妓之外,还有武宗的义子。武宗在位短短的十几年间,曾收有100余个义子 ,甚至在正德七年一次就将127人改赐朱姓,真是旷古未闻。在这些义子中,最为得宠者为钱宁、江彬二人。钱宁,本不姓钱,因幼时被卖与太监钱能而改姓钱。其性狡诘猾巧,善射,深为尚武的武宗所喜欢。豹房新宅的建设,钱宁出力甚多。据说武宗在豹房常醉枕钱宁而卧,百官候朝久不得见,只要看到钱宁懒散地出来,就知道皇帝也快出来了。江彬,原本是名边将,骁勇异常。在镇压刘六、刘七起义时,身中三箭,其中一箭更是射中面门,但他毫无惧意,拔之再战。因军功觐见时,他于御前大谈兵法,深合武宗意,遂被留在身边。有一次,武宗在豹房内戏耍老虎。谁知平日温顺的老虎突然性情大发,直扑武宗。武宗忙呼身旁的钱宁救驾,钱宁畏惧不前,倒是江彬及时将老虎制服。武宗虽然嘴上逞能说“吾自足办,安用尔”,心里却是十分感激。此后,江彬逐渐取代钱宁而得宠。武宗更是毁京城中豹房西侧的鸣玉、积庆二坊(今厂桥、西四地区)民居,大肆营建“义子府”,供江彬等人居住。江彬深恐钱宁害己,遂向武宗吹嘘边军如何英武善战,引诱武宗将边军与京军互调,借以自固。明朝祖制,边军、京军不许互调。因为如果边军弱,蒙古就会入侵;京军弱,边军就会成为祸
朱厚照
患,这是为加强皇权着想的制度。武宗不顾大臣的激烈反对,打破祖制调边军入京,设东、西官厅,由江彬、许泰统帅。不仅如此,江彬更是鼓动武宗离开京城到西北游幸。这对于一向以雄武自居的武宗颇有吸引力,因为他一直梦想着能在广阔的草原上一展雄姿,开创不世之业。江彬还告诉他那里多美妇,自然更增加了武宗的兴致。正德十二年(1517), 武宗一行浩浩荡荡来到宣府,营建“镇国府”。为什么称“镇国府”呢?原来武宗自封“总 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凡往来公文一律以威武大将军钧帖行之,并为自己更名朱寿, 后来自己又加封为“镇国公”,令兵部存档,户部发饷。亘古以来,还没有哪个皇帝自降身 份又为自己称臣的,真是视国事朝政为儿戏。《明史·武宗本纪》就说他“然耽乐嬉游,昵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
武宗非常喜欢宣府的镇国府,甚至称那里为“家里”。正德十三年(1518)立春,武宗在宣府,照例要举行迎春仪式。以往的迎春仪式中,用竹木扎成架子,上面排放些吉祥图案,进献给皇帝,谓之“进春”。这一次,武宗亲自设计迎春仪式,花样百出。武宗命人准备了数十辆马车,上面满载妇女与和尚。行进之时,妇女手中的彩球就和和尚的光头相互撞击,彩球纷纷落下。这次迎春仪式,武宗始终兴高采烈,对自己的杰作甚感得意。
在江彬的鼓动下,武宗下令大肆修缮镇国府,并将豹房内珍宝、妇女运来,填充镇国府,似乎有常驻宣府的意思。武宗之所以有此打算,是与他尚武、想立边功密不可分的。宣府,是北边重要的军镇,也是抵御蒙古军队入侵的第一道防线。武宗在内心里仰慕太祖朱元璋和成祖朱棣的武功,盼望着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立下赫赫军功。而且,在宣府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再也不用听大臣们喋喋不休的劝谏。他下令大臣一律不许来宣府,只有豹房的亲随可以随时出入。在豹房和镇国府两处,武宗为所欲为、乐不思蜀。
4.3 正剧:皇权与军功
武宗沉湎于豹房之时,大权落到权阉刘瑾手中。刘瑾,今陕西兴平县人。本姓谈,后依靠刘姓太监进了宫,便改用刘姓。在朱厚照做太子的时候,刘瑾就在身边侍奉。刘瑾深知只要照顾好太子,自己就会成为新皇帝身边的功臣,权力、富贵会接踵而至。武宗即位后,刘瑾抓住少年天子喜好嬉戏的特点,每日进奉飞鹰、猎狗等,鼓动武宗游玩享乐,深得武宗的信任 ,被提升为内官监,掌握北京的军队,权力很大。
在刘瑾权盛时,正直的朝臣在暗中等待时机的到来。正德五年,宁夏安化王反叛,起兵的名义就是清除刘瑾。消息传到北京,刘瑾藏匿起檄文,不敢让武宗知道檄文的内容。杨一清与太监张永领兵前去镇压,很快就平息了战乱。杨一清在路上尽力结交张永,二人相交甚欢。张永为“八虎”之一,然而为刘瑾所排挤。其实不止是张永,其他六人都受到了刘瑾的压制。刘瑾担心他们受到武宗的宠信而自己失势,所以常在武宗面前讲七人的坏话。一次,武宗想调张永到南京闲住,圣旨还没下达,刘瑾就要驱逐张永出宫。张永知道自己是被刘瑾陷害的,跑到武宗面前申诉。刘瑾与之对质时,张永气愤得要挥拳打刘瑾,被谷大用等人费力拉开。武宗令二人摆酒和解,但嫌隙渐深。此次,杨一清就是利用张、刘的矛盾,游说张永除去刘瑾。八月,张永、杨一清班师回朝。献俘礼毕,武宗置酒慰劳张永,刘瑾、谷大用等人皆在座。夜深时,刘瑾起身回府。张永见时机成熟,从袖中取出弹劾刘瑾的奏章,奏明刘瑾违法犯纪17事,指出安化王造反皆因刘瑾,更说刘瑾有反叛之心,欲图谋不轨。武宗已有醉意,俯下身子问道:“刘瑾果真负我?”此时,周围的马永成等人也都历数刘瑾不法之事。武宗遂下定决心,当机立断派人前去刘宅,自己则紧随其后。刘瑾听见喧哗声,披青蟒衣出,随即被缚。抄没家产时,得到私刻玉玺一枚,穿宫牌五百,以及盔甲、弓箭等违禁物品,又发现他平时所用的折扇里面竟然藏有两把锋利的匕首。刘瑾被关押在菜厂,后被凌迟处死。行刑之时,许多人花钱买割下来的肉吃掉,以解心头之恨。
刘瑾之亡,竟然是出自武宗酒后的醉话。明代宦官,权重之时百官无人可与之抗衡,然而生死存亡却在皇帝的手中。这是明代宦官专政不同于汉唐时期宦官专政的一个特点。以往朝代宦官专政,宦官势力大到可以操纵皇帝的生死,明代却从没有这种现象发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明代中后期,皇帝多有数月、甚至数年不上朝的现象,但这并不意味着皇帝不理朝政,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皇帝(如武宗者)此时正是通过宦官来传达圣意,管理朝政。有野心的宦官正是利用这样的机会来狐假虎威,加强自己的权威。但是,这种权力其实是皇帝给予的,是代皇帝执行的,一旦皇帝认为情势将危及皇权时,便会采取强力措施来收回这种权力。正如刘瑾、魏忠贤势大遮天者,往往只要皇帝一句话就束手被擒,其中的道理可想而知。事实上,刘瑾事后,武宗依然宠信宦官,如张永,只是张永并不贪心,倒也相安无事。
如果有人认为武宗在豹房、宣府穷奢极欲的时候把大权放弃了,那就大错特错了。武宗虽然不入大内,但是仍时常上朝听政,批答奏章,决定国家重大事件。不愿上朝时,就通过司礼监传达自己的圣旨,命内阁执行。即使他远在宣府的时候,还是特别强调虽然大臣不许前来,但奏章要一件也不许少地送到宣府,至于武宗是否批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说,武宗虽然做出了许多荒唐的事情,但在权力上一点也不糊涂,对权力抓得很牢。
武宗虽有着放荡不羁的本性,但他在内心里一直盼望着能够像太祖、成祖那样立下显赫的边功。他之所以听信江彬的鼓动游幸宣府,与这种想法实有着密切的关系。正德十二年十月,正德年间铜手铳武宗终于盼到了一显身手的机会。在得知蒙古小王子部叩关来袭,武宗非常高兴,亲自布置,希望同小王子大战一场,即“应州之战”。这场战斗十分激烈,明军一度被蒙古军分割包围。武宗见状亲自率领一军援救,才使得明军解围。双方大小百余战,期间武宗与普通士兵同吃同住,甚至还亲手杀敌一人,极大地鼓舞了明军士气。最后,小王子自度难以取胜,引兵西去,明军取得了一场难得的胜利,史称“应州大捷”。想明英宗当年率50万大军却在“土木堡之变”中成了蒙古军的俘虏,而此次武宗率五六万人抗击四五万蒙古军取得了军事上的胜利,此后蒙古兵长时间内不敢内犯便是这次战斗的直接结果。而且在这场战斗中,武宗亲为指挥布置,战术正确,指挥得法,体现了较高的军事指挥才能。应州之役,成为武宗一生中最为光彩的时刻。
关于应州之战,另有说法,《武宗实录》载:“蒙古军队阵亡十六人,明军阵亡五十二人。”对于明武宗而言这算是什么光彩的时刻?史官不敢明言武宗之虚,但是后人可以轻易推测真相。试想双方共十多万人,大小百余战,怎么可能伤亡不足百人?难道是友谊赛?
康陵正德十五年,南巡途中的武宗于清江浦(今江苏淮安市)垂钓,不慎掉入水中,虽被左右救起,但身体每况愈下。次年,武宗病死于豹房,终年31岁,葬于昌平金岭山东北的“康陵”,可武宗每日射箭打猎,身体十分强壮,怎么会因为落水受寒而一名呜呼呢?武宗的死成为了历史上一大疑点,有许多人认为是江彬害死了武宗,但真相却无人可知。武宗一生,贪杯、好色、尚兵、无赖,所行之事多荒谬不经,为世人所诟病;同时武宗又处事刚毅果断 ,弹指之间诛刘瑾,平安化王、宁王之叛,应州大败小王子,精通佛学,会梵文,还能礼贤 下士,亲自到大臣家中探望病情,甚至痴情于艺妓。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武宗 ,却很难看到一个完整的武宗。其实,明代自英宗正统朝以来,国势渐弱,如果武宗能够兢 兢业业,尽心尽力,是完全有可能做一代明君而成为中兴之主,功垂史册,但他恣意妄为的行径却为后人所訾议。幽幽青山绿水间,康陵中静静地安息着武宗。对于他奇特的一生,后人依旧会不断地评说下去。
5 相关人物
内阁
刘健、李东阳、谢迁、焦芳、王鏊、杨廷和、刘宇、曹元、梁储、刘忠、费宏、靳贵、杨一清、蒋冕、毛纪
文臣
吏部尚书:刘机、张彩、许进、陆完、王琼
户部尚书:顾佐、胡富、石玠、杨潭、孙交、刘玑
礼部尚书:李逊学、刘春、毛澄、白钺、傅珪、李杰
兵部尚书:胡汝砺、何鉴、王敞、阎仲宇
刑部尚书:张子麟、刘璟洪、钟屠勋、王鉴之
工部尚书:毕亨、才宽、李燧
两都御史:王鼎、张纶、陈金、王璟、张敷华
武将
仇钺、冯祯、神英
功臣
王阳明(王守仁)
忠臣
吴景、霍恩、王冕、许逵、周宪、宋以方、赵楠、杨忠、黄宏、孙燧
乱臣
朱寘鐇安化王(宁夏)
朱宸濠宁王(江西南昌)
佞幸
江彬、钱宁、许泰、刘瑾
宦官
刘瑾:八虎之一,发现皇帝的性格不同寻常且好玩后,投其所好,受到重用,专横跋扈,后为张永、杨一清所除。
张永:八虎之一,总神机营,与刘瑾为党,后与刘瑾不合,并成为倒刘瑾的重要人物,且与王守仁交善,后来和杨一清密谋,设法除掉了刘瑾。谷大用:八虎之一,提督西厂。
魏彬:八虎之一,总三千营。刘瑾诛后,代掌司礼监。
马永成:八虎之一。
高凤:八虎之一。司礼监太监,掌管机密。
张忠:御马太监,与司礼张雄、东厂张锐并侍豹房用事,时号三张。性皆凶悖。并与大盗张茂财,结为兄弟。并且后与宁王朱宸濠勾结,收受贿络,协助其叛变;而后还遮藏王守仁之捷,骗出武宗亲自出征。
吴经:太监,随武宗南征,到扬州后,矫旨强夺寡妇、处女,要求拿金钱来换取。
外敌
蒙古小王子部
  评论这张
 
阅读(11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